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AI寫(xiě)作和微短劇襲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瓶頸”了嗎?
來(lái)源: 中國作家網(wǎng) | 虞婧  2024年06月28日08:14

6月初,第三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青春榜發(fā)布,《十日終焉》《困在日食的那一天》《女主對此感到厭煩》等12部展現“新世代”青春創(chuàng )作和閱讀風(fēng)貌的作品入選年度榜單。發(fā)布會(huì )期間,多場(chǎng)研討會(huì )和作品分享會(huì )舉辦,“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新趨勢”相關(guān)話(huà)題成為焦點(diǎn)。

第三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青春榜發(fā)布會(huì )現場(chǎng)

近兩年來(lái),AI技術(shù)在創(chuàng )意和文藝產(chǎn)業(yè)的應用愈加深入,微短劇爆紅也成為重要文化現象。用戶(hù)時(shí)間的搶占、新技術(shù)的更迭、行業(yè)人才的轉型與流失,不同的網(wǎng)絡(luò )文藝、網(wǎng)絡(luò )娛樂(lè )形態(tài)之間有著(zhù)密切關(guān)系,同時(shí)又構成相互競爭。種種眼花繚亂又迅猛的沖擊之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否遇到了“瓶頸”?年輕一代的作者在想什么?在寫(xiě)什么?年輕一代的行業(yè)研究者在做什么?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自身新的路徑又在何方?

專(zhuān)家視野:這一代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青春命題”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ba2975a99cd1dc6f746e4d35f9b40e2.jpg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新趨勢”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

隨著(zhù)華東師范大學(xué)教授王峰攜其團隊發(fā)布“大模型長(cháng)篇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系統”,推出國內首部人機結合長(cháng)篇小說(shuō)——《天命使徒》(字數超100萬(wàn),模仿網(wǎng)絡(luò )玄幻小說(shuō)完成),“AI挑戰網(wǎng)文創(chuàng )作”的話(huà)題再次被推向高潮。

中南大學(xué)教授歐陽(yáng)友權認為,文學(xué)性和產(chǎn)業(yè)性之間的博弈,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必須面臨且亟待解決的問(wèn)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和人工智能是技術(shù)同根,都是基于數字化技術(shù)、新興媒體,來(lái)實(shí)現生產(chǎn)、銷(xiāo)售、傳播、消費。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和從業(yè)者應該都很明確,新出現的人工智能軟件必然會(huì )影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未來(lái)形態(tài),短期內創(chuàng )作很難被替代,但是長(cháng)遠來(lái)看,人工智能深度介入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AI技術(shù)到底會(huì )帶來(lái)什么?”在北京第二外國語(yǔ)大學(xué)教授李林榮看來(lái),核心的部分是海量、定期、高速處理,并且最后生成的環(huán)節具備人格化特征。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二十多年,有一大部分網(wǎng)絡(luò )作家的寫(xiě)作就有大量重組信息、重組數據的特征,并且可以在很短時(shí)間里完成,更新頻率越來(lái)越快,這一網(wǎng)文寫(xiě)作自身原有的優(yōu)勢,與AI內核高度重合,所以某種程度上形成了挑戰。

C:\Users\yujing\Desktop\b5dd56f5a60ce116c723d2c477917dd.jpg

AI介入寫(xiě)作就像是一場(chǎng)人與數據的博弈,面對強大的技術(shù),這一代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青春命題”是什么?武漢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李遇春觀(guān)察到,入選青春榜的作品類(lèi)型多樣,覆蓋了多個(gè)熱門(mén)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平臺,反映出來(lái)的是年輕一代的數字化生存。他認為,網(wǎng)絡(luò )的思維、網(wǎng)絡(luò )的生活形態(tài)、網(wǎng)絡(luò )的生活方式真正進(jìn)入到作家的創(chuàng )作之中,融入到了他們的生活和靈魂之中,寫(xiě)出來(lái)的才有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這種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才能是領(lǐng)先的?!艾F在的年輕人將來(lái)也會(huì )變?yōu)橹心耆?、老年人,但無(wú)論如何,未來(lái)的人肯定都是網(wǎng)絡(luò )化生存的一代,這種數字時(shí)代的思維方式、生活形態(tài)如何真正地被寫(xiě)出來(lái),就是未來(lái)新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樣態(tài)?!?/p>

安徽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周志雄深有同感,他對年輕一代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家充滿(mǎn)信心:“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一直在進(jìn)步,現在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比如近幾年流量很大的《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還有入圍本次榜單的《十日終焉》,都是游戲體系?!倍螒蚪^對不等同于“無(wú)腦”,比如《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中的六個(gè)西方神話(huà)人物,每一個(gè)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得了精神病,主人公必須通過(guò)治愈他們的精神病,獲得神奇的能力。整個(gè)小說(shuō)把“升級”變成了另外一個(gè)關(guān)于人的精神世界的描寫(xiě),即便是神也有普通人的一面,也有各種各樣的現實(shí)問(wèn)題,導致精神困境,這其實(shí)是一種精神深度?!爸袊W(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在對世界大眾文化的吸收、對傳統文化資源的整合、自身的獨特創(chuàng )意方面非常用心,顯示了新一代網(wǎng)絡(luò )作家對于資源的綜合運用能力和文學(xué)追求?!?/p>

至于微短劇爆火帶來(lái)的“電子榨菜”沖擊,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李瑋也有著(zhù)更樂(lè )觀(guān)的態(tài)度。有人會(huì )質(zhì)疑現在許多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都有著(zhù)IP向的寫(xiě)作特點(diǎn),是不是泯滅了文字或文學(xué)本身的特色?但在她看來(lái),正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原創(chuàng )內容的迭代和升級,它的創(chuàng )新和想象力,帶動(dòng)了跨媒介新業(yè)態(tài)的生成,許多爆火的微短劇就是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熱梗。原本由揚子江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評論中心和《青春》主導的“網(wǎng)文青春榜”誕生于2021年夏天,自2023年由山東大學(xué)、北京大學(xué)、南京師范大學(xué)、中南大學(xué)、安徽大學(xué)、首都師范大學(xué)、杭州師范大學(xué)七所高校輪流負責每月的榜單遴選活動(dòng),持續推出新人佳作。而這些敢于打破傳統、采用新穎表達方式的創(chuàng )新之作,未來(lái)也很有可能成為新業(yè)態(tài)、新技術(shù)內容行業(yè)的活水源頭。

那些執著(zhù)的、無(wú)法放棄的較勁

1998年出生的番茄小說(shuō)作家紙老虎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dòng),也是第一次入選具有權威性的官方榜單。盡管高中就開(kāi)始看網(wǎng)文,2022年開(kāi)始正式寫(xiě)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的她常常處在自我懷疑當中,一面在想自己寫(xiě)出來(lái)的小說(shuō)離更高的品質(zhì)還有多遠,一面又在思考怎么通過(guò)故事來(lái)表達自己想要傳達的女性?xún)r(jià)值。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a5fa2544d0e154d0e828c938fc1a456.jpg

紙老虎入選榜單的作品《修真界第一病秧子》,語(yǔ)言風(fēng)格輕松幽默、清新可愛(ài),講述的是現代情感博主林渡穿越到修真界的病秧子身上后,在系統要求下拯救師門(mén)中“戀愛(ài)腦”的故事。評審專(zhuān)家認為,作品在彰顯主角穎悟絕人、意氣風(fēng)發(fā)、機智狡黠的“大女主”特質(zhì)之外,更描摹出了鮮活可感的配角群像。作為年輕的新銳作家,紙老虎對能被認可感到惶恐,也感到鼓勵。她坦言,小說(shuō)實(shí)際上是林渡“以為是一次渡人之旅”到意識到“這是一場(chǎng)自渡之旅”再到“我是來(lái)渡人渡己”這樣的一個(gè)過(guò)程,主角在通過(guò)拼湊身邊人的同時(shí)拼湊了完整的自己,身邊的同伴也給了她一個(gè)足夠穩定堅強的后盾和環(huán)境。

盡管如此,紙老虎覺(jué)得自己離讓每個(gè)角色都完全豐滿(mǎn)還有距離,需要再增強筆力,也正如對許多作家而言,獎項永遠只是創(chuàng )作路上的一個(gè)站點(diǎn),未來(lái)的方向和下一本新作又會(huì )變成他們新的執著(zhù)。紙老虎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女性主義的表達有著(zhù)自己的想法,目前網(wǎng)文中對女性處境的展示往往以壓迫和反抗的形式出現,且多以女主一個(gè)人的強大來(lái)發(fā)起覺(jué)醒,女性主義本身的現狀大部分仍然是在提出問(wèn)題、討論處境,她試圖在尊重歷史和生產(chǎn)力發(fā)展規律的前提下,找到一個(gè)打通女性集體向上的通道。通道在哪里?如何以故事的形式來(lái)展現這個(gè)內核?如今,這些都是她每天在跟自己較勁的問(wèn)題。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36db8ad71aa2ff1ef8f5d346fd71cca.jpg

比起很多作者,殺蟲(chóng)隊隊員是一個(gè)快速從新人作者晉級到破圈王者的“傳說(shuō)”。2022年年底開(kāi)始在番茄小說(shuō)平臺上架的《十日終焉》如今累積已有3000萬(wàn)讀者閱讀,超40萬(wàn)讀者打出9.8的評分,每日追更人數300萬(wàn),目前長(cháng)期蟬聯(lián)多個(gè)榜首,相繼出版實(shí)體書(shū),推出改編廣播劇等等。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bc92cd725878458ecec04739e324172.jpg

殺蟲(chóng)隊隊員

“一書(shū)成神”的道路看起來(lái)總是順風(fēng)順水,但究竟經(jīng)歷了什么可能也只有自己知道。寫(xiě)第一部小說(shuō)《傳說(shuō)管理局》時(shí),殺蟲(chóng)隊隊員連續半年多只有每天3毛錢(qián)的收益,即使這樣他也沒(méi)有斷更。被問(wèn)及中途是否想過(guò)放棄,他說(shuō):“總得讓我把故事講完?!薄秱髡f(shuō)管理局》前期的讀者比較少,寫(xiě)到100多萬(wàn)字準備大結局時(shí),讀者忽然開(kāi)始呈幾何倍數增長(cháng)。他沒(méi)有選擇把故事拉長(cháng),而是果斷完結了,此后又準備了半年左右的時(shí)間,才開(kāi)始寫(xiě)《十日終焉》。。如今《十日終焉》已獲得大眾讀者的好評,他還是會(huì )回過(guò)頭去修改原來(lái)的一些章節。也許正是這種較勁的態(tài)度,讓別人看來(lái)的不可能成為了可能。下一本在哪里?殺蟲(chóng)隊隊員已經(jīng)有了他的計劃,在談及想要嘗試的題材時(shí),即使因為長(cháng)期連載和近期的完結壓力略顯疲憊,他的眼中還是一下就有了頑皮和興奮的光芒。也許對本就沒(méi)有太多條條框框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而言,興趣就是最好的老師。

每一代的年輕人都有其獨特的視野和追求,正是這些“獨特”,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源源不斷輸送著(zhù)新鮮血液,也讓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能夠成為當今真實(shí)、有活力、貼近年輕人觀(guān)念的文學(xué)形式。番茄小說(shuō)總編輯謝思鵬在自己的工作中觀(guān)察到,“Z世代”與生俱來(lái)的網(wǎng)感,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帶來(lái)了更多鮮活、敏銳、前沿、勇往直前的銳氣,國潮、種田、非遺、新職場(chǎng)等題材不斷涌現,不僅映射了當下年輕人的心態(tài),也成為展現新一代青年人積極風(fēng)貌的窗口。2023 年番茄小說(shuō)原創(chuàng )簽約作者中,57%為 95后,新生代作家已經(jīng)成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中堅力量。他表示,本次發(fā)布會(huì )上啟動(dòng)的番茄小說(shuō)“巔峰故事計劃”,就是為了激發(fā)年輕人的想象力,持續推動(dòng)“中國原創(chuàng )內容”的創(chuàng )造性和影響力。

閱讀是件快樂(lè )的事,研究也應該是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活躍,“Z世代”新生力量不斷涌現,與此同時(shí),青年評論研究隊伍也從未離場(chǎng)。他們敏銳且勇敢地“入局”,不懼成見(jiàn),不懼時(shí)時(shí)更新的千百萬(wàn)字和激烈的市場(chǎng)滌蕩帶來(lái)的研究難度,一面保持及時(shí)在場(chǎng),一面又耐心培養著(zhù)更多新的學(xué)院研究人才。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1275d41de4bf62c436529bd59297388.jpg

賀予飛

1989年出生的中南大學(xué)講師賀予飛,一直專(zhuān)注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跨媒介敘事、網(wǎng)絡(luò )類(lèi)型小說(shuō)等方面的研究。賀予飛正式?jīng)Q定研究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在2009年,那一年她每天追讀《斗破蒼穹》,茶飯不思,也終究不再只是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看作休閑讀物。她和導師商量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為畢業(yè)論文的選題,得到了肯定與鼓勵,從博士后到高校老師,一路走到今天,如今她還擔任長(cháng)沙市網(wǎng)絡(luò )作協(xié)副主席,也是湖南省網(wǎng)絡(luò )作協(xié)主席團成員。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8.jpg

賀予飛帶著(zhù)學(xué)生們開(kāi)展“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下午茶”活動(dòng)

據賀予飛觀(guān)察,現在的大學(xué)生很喜歡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每年的畢業(yè)論文都有很多學(xué)生選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相關(guān)選題,包含小說(shuō)類(lèi)型、IP改編、虛擬偶像、海外傳播、人工智等不同方向。她在學(xué)校開(kāi)設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相關(guān)課程,組織了一群喜歡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同學(xué)做評論,最早是進(jìn)行湖南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年度盤(pán)點(diǎn)工作,后來(lái)也會(huì )選一些作家進(jìn)行訪(fǎng)談。每一屆都會(huì )有讓她驚喜的學(xué)生,和學(xué)生的交流中她也能感受到真正的教學(xué)相長(cháng):“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學(xué)生中有幾位就是網(wǎng)站簽約的網(wǎng)絡(luò )作家,她們畢業(yè)論文做的是類(lèi)型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模式、寫(xiě)作技巧方面的研究,寫(xiě)得很內行,也給了我很多啟發(fā)?!?/p>

此外,賀予飛跟著(zhù)歐陽(yáng)友權進(jìn)行了連續10年的文學(xué)網(wǎng)站跟蹤調研,在這一過(guò)程中,她深刻體會(huì )到了文學(xué)網(wǎng)站的作家代際更迭和類(lèi)型演變?!耙环矫?,網(wǎng)絡(luò )現實(shí)題材小說(shuō)強勢崛起,脫貧攻堅、鄉村振興、青年創(chuàng )業(yè)與擇業(yè)等題材與異能、種田、穿越、重生、系統等類(lèi)型元素的結合如同化學(xué)反應一般,產(chǎn)生出這個(gè)時(shí)代獨屬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感’。另一方面,靈氣復蘇流、穩健流、詭異流、腦洞文等類(lèi)型文體的走紅,反映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創(chuàng )新和迭代能力?!彼J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類(lèi)型演變如此迅疾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網(wǎng)絡(luò )作家的代際更迭,這要求他們必須做在場(chǎng)研究,研究者如果不讀最新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就無(wú)法與這個(gè)行業(yè)對話(huà),同時(shí),在研究中發(fā)現的新生代作家作品的創(chuàng )新也常常帶來(lái)驚喜,這正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青春魅力所在。

C:\Users\yujing\Desktop\2024年工作文件夾\6月\網(wǎng)文\8.jpg

吉云飛網(wǎng)文課上的學(xué)生們

中山大學(xué)副教授吉云飛是圈子里廣為人知的“偷偷讀網(wǎng)文長(cháng)大的孩子”,2005年開(kāi)始“沉迷”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2011年考入北大中文系后,跟著(zhù)老師邵燕君學(xué)習網(wǎng)文課程,到大四開(kāi)始做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相關(guān)研究,到現在也有十年了。他從第二屆網(wǎng)文青春榜開(kāi)始參與,目前和任職山東大學(xué)文學(xué)院副研究員的師姐肖映萱一起,負責把北京大學(xué)、山東大學(xué)和中山大學(xué)的學(xué)生引進(jìn)來(lái),指導他們做榜單遴選和訪(fǎng)談的工作。帶學(xué)生的過(guò)程中,他能感受到他們讀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并不少,而且大多是憑興趣讀的。吉云飛常常能從學(xué)生那里知道很多新鮮的知識,但他并不要求他們繼續讀博、做研究,畢竟學(xué)術(shù)還是一條艱苦的路,也對個(gè)人的性情有所要求:“閱讀是件快樂(lè )的事,研究也應該是?!?/p>

通過(guò)參與青春榜,吉云飛帶著(zhù)學(xué)生前后采訪(fǎng)了三天兩覺(jué)、榴彈怕水、情何以甚、狐尾的筆,每一次都所獲甚豐,這些作家更新了自己原本的文學(xué)經(jīng)驗乃至觀(guān)念?!熬W(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為一個(gè)新的創(chuàng )作和研究領(lǐng)域,你可以肆意馳騁,這是好處也是麻煩,意味著(zhù)看不清前方,一切都仍待探索嘗試。整體觀(guān)察來(lái)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近些年變化很大,但在朝著(zhù)好的方向去,而且新作和新作者都是越來(lái)越好的。每每遇到好作品,我還是非常激動(dòng)?!彼财谕?,自己的研究工作和訪(fǎng)談過(guò)程能給作家們帶去一定的啟發(fā),形成一種雙向的有效交流。

無(wú)論是創(chuàng )作者還是研究者,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也會(huì )有一代人的“巔峰”。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承載著(zhù)年輕一代無(wú)數的可能性,盡管世界瞬息萬(wàn)變,更具影響力的“新故事”也會(huì )以獨特的敘事風(fēng)格和豐富的文化內涵不斷涌現。我們要一起把文學(xué)帶到什么地方去?我們又要跟著(zhù)文學(xué)走向何方?答案仍在我們自己手中。(中國作家網(wǎng) 虞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