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響亮的勞動(dòng)號子
來(lái)源:人民日報 | 肖克寒  2024年06月28日08:15

石馬江在丘陵間迂曲而行。江邊這小村莊,叫發(fā)沖。耕道上,一位滿(mǎn)頭銀發(fā)的老人,反剪著(zhù)雙手,獨步緩行。

村民熱情地打招呼:“王老好!”老人和善地點(diǎn)著(zhù)頭,臉上漾著(zhù)笑意。人們望著(zhù)老人,仿佛又聽(tīng)到了他喉嚨里飛出的勞動(dòng)號子……

發(fā)沖現在屬于湘中新邵縣新田鋪鎮小水廟村。這位年過(guò)八旬的王老先生,正是我這次尋訪(fǎng)的對象。

記得幾年前,我還在縣委宣傳部那棟老樓的二樓辦公。一天,木樓板吱嘎吱嘎響過(guò)后,有人輕叩我的門(mén)。來(lái)人正是王老先生。我遞上一杯茶,寒暄幾句后,老人從提著(zhù)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本打印好的文稿交給我。文稿沉厚,怕有斤把重。掃了一眼文稿名稱(chēng):石馬江文化資料。老人鄭重地說(shuō):“聽(tīng)說(shuō)你們需要石馬江勞動(dòng)號子的資料,恰好多年來(lái)我整理了一些這方面的東西,或許有點(diǎn)用處……”我不禁喜出望外,連連道謝。

石馬江是資江的重要支流,流域內山多、石頭多,石工也很多。石馬江勞動(dòng)號子歷史悠久,集民間音樂(lè )、舞蹈和技藝于一體,有著(zhù)獨特的豪邁氣勢和藝術(shù)魅力,石工號子便是其中一大類(lèi)。時(shí)光流轉,勞動(dòng)號子不斷傳唱、豐富,但一直散落在民間。

在和老人的初次交談中,我了解到,他1958年進(jìn)入鄉鎮文化站工作,吹拉彈唱和寫(xiě)作樣樣行,眼下已經(jīng)退休。讀著(zhù)老人提供的資料,我興奮不已,試探著(zhù)問(wèn):“您能唱上幾句號子嗎?”沒(méi)想到他雙手一拍,來(lái)了勁:“我能呀!”言罷站起來(lái),稍稍醞釀了一下,抖擻精神,引吭高歌:“衣嗬里嗨,呀嗬里嗨,加把勁呀嘿佐,齊起心呀嘿佐——”一邊唱,一邊輔以石工勞動(dòng)動(dòng)作,這情景深深地打動(dòng)了我……

我和王老先生成了忘年交。我調到縣政協(xié)文史委工作后,研究本地文化遺產(chǎn)成了我的重要工作,平時(shí)與老人常有聯(lián)系。我多次聽(tīng)他講起他與勞動(dòng)號子的深緣,特別是石工號子。那是大地上的生命吶喊,也是他的青春音符——

王老先生是聽(tīng)著(zhù)石工們的號子長(cháng)大的。工作后,憑著(zhù)基層文化工作者的職業(yè)敏感,他很早就意識到這些勞動(dòng)號子的內在魅力,因而萌生了對這一民間瑰寶進(jìn)行挖掘整理的想法。但他知道這絕非易事。他不是沒(méi)有猶豫過(guò)。但每當猶豫,眼前就會(huì )浮現出那一幕幕石工的勞動(dòng)場(chǎng)景:驕陽(yáng)下,采石場(chǎng)上,石工們皮膚曬得黝黑、背心被汗鹽漬白。那一聲聲如驚雷墜落的石工號子,蘸著(zhù)汗水,聚足力量,讓人熱血沸騰……老人自己也算個(gè)石匠,年輕時(shí)掄過(guò)錘、打過(guò)炮眼。他忘不了這一聲聲力與力的撞擊。

他首先做了一個(gè)勞動(dòng)號子的摸底計劃。為此,他在石馬江流域走訪(fǎng)了上百名石工,并把聽(tīng)到的號子一一記譜。之后是整理加工。那些號子都是石工即興唱的,如何在整理時(shí)盡可能保持號子的粗獷氣勢,如何去粗取精、潤色歌詞,如何提升號子的音樂(lè )之美,都需要認真推敲。他不僅翻閱大量專(zhuān)業(yè)資料,還通過(guò)演唱去不斷感悟。有時(shí)他一個(gè)人唱著(zhù)號子,情不自禁表演起石工的勞動(dòng)動(dòng)作,常讓不知情的人詫異不已。

這一堅持,就是數十年。

王老先生根據使用號子的不同場(chǎng)合、不同時(shí)段、不同歌詞內容,將號子分類(lèi)記載。響亮的號子經(jīng)舞臺傳唱,震撼了無(wú)數人的心。2009年,“石馬江勞動(dòng)號子”被列入湖南省第二批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名錄。

我和王老先生久別重逢。幾年不見(jiàn),發(fā)現他雖然蒼老了不少,但對勞動(dòng)號子的熱情絲毫未減。他告訴我,這些年自己不僅繼續鉆研勞動(dòng)號子,而且創(chuàng )作了不少與勞動(dòng)號子相關(guān)的文藝作品。耳濡目染,他的幾位家人也成了勞動(dòng)號子的“粉絲”。

我問(wèn):“您年紀大了,現在的不少勞動(dòng)被機器取代,石匠也不是過(guò)去的石匠了,勞動(dòng)號子還能傳唱下去嗎?”老人笑了笑,說(shuō)了一席耐人尋味的話(huà):“勞動(dòng)號子是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我老了,還可以帶徒授藝。勞動(dòng)號子只會(huì )越來(lái)越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