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詩(shī)刊》2024年第5期|灰娃:借山而過(guò)
來(lái)源:《詩(shī)刊》2024年第5期 | 灰娃  2024年06月28日08:30

灰娃,1927年生,陜西臨潼人。1939年到延安,在兒童藝術(shù)學(xué)園學(xué)習、工作。1946年跟隨部隊轉戰晉冀魯豫地區。1948年因病先后在南京、北京住院治療。1955年入北大俄文系求學(xué)。1960年到北京編譯社工作。1972年開(kāi)始寫(xiě)詩(shī)。

懷鄉病

花朝之晨櫻樹(shù)枝葉間重復著(zhù)

一聲接一聲,無(wú)名鳥(niǎo)兒離別之音

飄零憂(yōu)傷,渴求著(zhù)什么

神的使者已然長(cháng)眠,自由之魂

厄運豈能就范,漂泊流徙

面對現實(shí)現世,還在追問(wèn)

萬(wàn)千奧義依舊難安;聽(tīng)!

秭歸那不死之歌,凄惻啼歸

在天空震懾狂吼,余音緊追纏繞

可誰(shuí)還在流亡不歸?聽(tīng)其言辭鏗鏘

仍然為飽受折磨的現狀獨戰

夢(mèng)碎之人,莫把年華耗盡

生命密碼已編織成斑斕悠長(cháng)的日子

銘刻在心上,譜寫(xiě)在歌里;懷鄉病患者

何須為局部哭,難道不是

人的一生都在催人淚下,吞聲飲泣?

聽(tīng)那自由歌后百靈之春時(shí)隱時(shí)現

隔溪余韻悠揚飄忽

星星之火也在擴展光焰

形 態(tài)

思念長(cháng) 人斷腸

恍惚夢(mèng)里不肯落地

下降、升起,反復地

等我去一同登高,青桐樹(shù)下

期待銀色火焰噴薄

胭脂花、剪秋蘿已開(kāi)滿(mǎn)水岸

那兒宮殿崇麗巍峨,闊葉森林

自繪影像比本身更神秘更莫測

白云、月亮沉入水中寧定不動(dòng)

墻面綴滿(mǎn)秋葉,暮光又將它

染成古典色調,這讓人有些那種

溫雅的憂(yōu)郁和感傷,窗外的

楓樹(shù)葉簇深藏著(zhù)一對白羽秀鴿

輪唱,重唱,那樣柔曼,那樣惆悵

站在窗前聽(tīng)銀白楊、櫸樹(shù)絮語(yǔ)細聲細氣

聽(tīng)夤夜滴露;漫山樹(shù)葉

仿佛通宵都在飄搖零落,大朵云滑過(guò)

藍色月光里萬(wàn)物明滅閃爍

那瑣細無(wú)名的思念

是什么騰空飛翔,鄉間大路上

皮革頭箍鑲嵌黃銅明扣

離弦的箭高昂著(zhù)頭沖開(kāi)氣流

她美顏額上鮮紅纓穗起伏跳蕩

飄揚招展頸項兩側,旗幟?火焰?

濃密,寬闊,舒長(cháng),飛揚激蕩

雄性之美,英雄氣概

思憶總牽惹暗殤,而我的懷想

次第展放花冠的一株玫瑰花樹(shù)

更兼馬兒一串兒鈴鐺繞頸

清音幽韻一路,一襲奇香氤氳升起

自云鄉放射下來(lái)銀色光線(xiàn)

亮了危崖險灘

還期許什么

或許隱秘天意,或許夢(mèng)的應驗

眼見(jiàn)伸開(kāi)羽翼我的馬兒它飛向

蠟梅、幽蘭香氛,微醺的我聽(tīng)著(zhù)

天堂之音,傷感的平靜一縷光照臨

飽經(jīng)驚駭的心才得安歇,不意我的馬兒

一躍沖向星云故鄉,玫瑰色火焰凌空燃燒

逆風(fēng)前行,攜帶覺(jué)醒激情

許久許久以前

我的那些瑣細的無(wú)名的思念

是久遠的,經(jīng)年的……

帶著(zhù)創(chuàng )傷心靈的芬芳

難得的日子,仿佛一只相思鳥(niǎo)兒

躲進(jìn)荼靡花叢幽寂陰影

與自己聊天、憶往,夜夜走入無(wú)從察覺(jué)

銷(xiāo)蝕關(guān)于人、關(guān)于靈魂記憶的噩夢(mèng)

被經(jīng)受污名、人性摧殘穿越時(shí)間

感恩宇宙大神賦予我向神靠攏天性

獨自和天使的憂(yōu)郁哀詠低涌于廢墟

暮靄里神的信使夜鶯、秋水仙的歌

神秘、空靈、忽隱忽現振蕩于蒼穹深處

你聽(tīng)見(jiàn)心靈洗禮的感召震撼嗎

卻說(shuō)詞語(yǔ)被鍛為鐵,我這眼瞳隨之就火焰閃耀

心中常夏、含羞草綻放魔幻銀紫色小花

生于鄉野、水岸這些小生命,安詳,夢(mèng)著(zhù)

曾立于往昔名士、猛士、閨秀、淑女案頭

見(jiàn)證眸子凝望的深沉邈遠;顧盼

閃映其高貴及風(fēng)致;也感應詩(shī)韻繚繞的

祈禱;也聆聽(tīng)緘默的幽邃;在人性困境極端

長(cháng)夜,這些瑣屑日常,莊嚴、虔敬、寧謐,嘆息

交織為織體,在這短暫的詩(shī)意體驗中

會(huì )意個(gè)體質(zhì)地級別相逢命運時(shí)的沉浮

借山而過(guò)

其他都只是細節

那就還不是我想要的

既然故事還未結束

你的暗示小心翼翼

吹送拂曉的清鮮新涼

而逼近了

一朵浪花翻到生活里

沉醉

在隱秘的煩惱

春 剪

心窗上光芒往復穿插

兩汪靜水流深,誰(shuí)能解讀?

那些直擊人心的價(jià)值思索呢?

推搡、沖撞回聲驚醒夜夢(mèng)

深陷迷樣命運感無(wú)光無(wú)聲

心室 太空如此被閉鎖

總將愛(ài)與美的光靄花氣推蕩

總為風(fēng)雪行者遞上熱湯

隱懷了世上悉數苦難、傷害

以宗教情懷提煉自己痛苦的純美

風(fēng)神 才情殊異依舊,幾人讀懂?

獨自舔舐傷口,與自身內在撕裂

生命根性 夜空馬蹄聲 家園倒影

恰是我們幻夢(mèng)含念想的古遠鐘聲

這愛(ài)過(guò)的身體……

誰(shuí)家撥弄七弦琴 這夤夜

釀出光陰味道

留下些模糊絮語(yǔ)

逐夢(mèng)的腳步我也該停一停

這兒到處陰影幢幢,在陽(yáng)世

一腔烈焰不顧一切燃著(zhù)

把愛(ài)的鐘聲久久疊印在

山川大地,秋的藍焰吟誦天意

只想隨它去幻想,發(fā)呆,無(wú)欲無(wú)求

思索香草,愛(ài)拂曉的光

愛(ài)灑滿(mǎn)銀色露珠的葉子

月光如水,我捧起一束雛菊,藍紫

陣風(fēng)的練習

也曾領(lǐng)略浩瀚洋面

風(fēng)浪波濤時(shí)空交匯中

乘風(fēng)蹈海與成隊異鳥(niǎo)

高高低低低低高高

飛過(guò)大洋去

未見(jiàn)家園籬柵

也非自家彼岸

幻滅卻莊重

感傷還明悅

心緒薰衣草尖兒銀紫

我找到了星辰草開(kāi)花的河灣

今天停止前行最當緊

微風(fēng)陣陣,有聲沙沙

小心翼翼,若有神在

山 山

丁香冷山紫 映滿(mǎn)了靈魂的雄蕊

光影的戒子四下里漾開(kāi)

織一襲騎馬來(lái)的春光

整個(gè)大地全通向彼此

你舉高夢(mèng)領(lǐng)飛去了 你占卜靈魂墨色

沒(méi)有說(shuō)完,寶貝山山,你的好夢(mèng)

日子也徑自后退不著(zhù)痕跡

我有些深深淡淡的失落

我不想這成為憶舊

唉,凈落下思念了

如果我是你,如果你是我

我們是否曾站在

信風(fēng)中

喂養沉默無(wú)花的果實(shí)

愿命運依然見(jiàn)證

遠去了的光陰

嘗花吟草,靜坐閑話(huà)

今始方知須品須讀

凄迷往昔,也曾測度天意

待到落花旋飛,冷香徘徊

仿佛北國凄風(fēng)

在殘垣陳?ài)E間嘆息

落花風(fēng)吹拂的幽馨

被不可猜解的潛流

卷走著(zhù),一面承接經(jīng)年風(fēng)霜

如老酒、沉香,余味醇厚

活得荒謬、錯愕

愛(ài)得神明君臨、靈覺(jué)昵近

低沉如地之琴繚繞回旋

夢(mèng)里遇見(jiàn)神深邃親切的目光

神走了,不再垂顧罪愆地方

拂曉我到園子為神栽了玫瑰、靈香草

由樹(shù)木草色、天象季候思忖天地神靈

我們的夤夜冗長(cháng),發(fā)自黑的根

仰望寥落遠星,埋怨起天意

在這白的瓊花、李花紛紛揚揚的三月

天上燈火竊竊細語(yǔ)我的花冠

星月天光輝映,心

隨著(zhù)悠悠響起的鐘聲

夢(mèng)眼惺忪,氣度逾王侯

神一樣,從冰藍的光氣穿越

沉浸在迷迭香靈芬的神秘清馨

聽(tīng)自己良心以沉默言說(shuō)

綠天堂

還以為

重又傳來(lái)泉水響動(dòng)、水車(chē)聲

燕子也回到我們檐影

佛見(jiàn)笑就會(huì )發(fā)芽

這會(huì )兒可倒好,又當何處去

種植菩提、月桂、香柏樹(shù)

我們向往的夢(mèng)被埋葬之后?

別再哭,誰(shuí)說(shuō)愛(ài)與痛能分手

來(lái)吧,帶我去有丁香玫瑰

梧桐、山毛櫸幽深濃陰絮語(yǔ)窸窣

松濤柏浪起伏里鳥(niǎo)鳴閃爍

涌泉河流依山勢蕩波

日夜重復著(zhù)農人、土地滄桑哀歌

銀色迷離夜,夢(mèng)之夜

流螢集結忙活,小藍星星

小小精靈們反復拂過(guò)我眼影

我呢,坐在月神夢(mèng)里飄過(guò)來(lái)蕩過(guò)去

我最初的夢(mèng),我依然愛(ài)

我的星辰,照臨我第一束光

喚醒我的牽掛,我的眷戀

我的愛(ài)與痛,我的怕與驚……

丁香叢里的瘋人

初夏一絲兒清和

大櫸樹(shù)下獨坐,暮色漸濃

幽細纖弱孤伶一聲蟲(chóng)鳴

人的意緒也如煙似霧

像思念一位親人,我思念一方水與土

那兒森林、山川、湖河、云煙

在藍色月光里閃爍

輕唱著(zhù)無(wú)數歌謠,藏匿有

成千百的人、鬼、神之糾葛

而當山洪咆哮,吞吐天、地、人

悉數憂(yōu)戚痛苦,星辰之鄉彩云縈回

想著(zhù)出發(fā)去消散愛(ài)的疼痛之旅

檸檬花開(kāi)溢香幽谷

白樺林、白楊林低微響聲中

這一年清和季降落這里

整座整座山巒繁密高聳著(zhù)老松林、橡樹(shù)

處處林梢藍色煙靄緩慢旋繞

一似靈異,又如幻影,那密林幽境

什么鳥(niǎo)兒低沉輕柔而醉人的歌

總是帶有山林之神的憂(yōu)傷,聽(tīng)著(zhù)

叫人一吐心中愁緒,又似歲月深處

回憶思念的繾綣柔情,今夕

勞累困頓的心安歇在白楊梢頭鳥(niǎo)窩

橡樹(shù)枝葉間棲居著(zhù)一雙白鴿

沒(méi)有人知道,這些時(shí)候

我心底里美善的謙敬低低沉吟

不由低下頭,心中不朽的靈魂

有些迷醉,有些念想

有些神往……

空 蕩

我想知道神的構思

遙遠動(dòng)人 射下來(lái)縷縷銀色光焰

無(wú)一絲聲息 我夢(mèng)著(zhù)幽細不出

這密林昏暗壅塞

走著(zhù)走著(zhù) 微明閃爍其詞

大星星亮了

“我把燈火點(diǎn)著(zhù)啦

喀麗瑪索不要怕”

草地時(shí)間

滿(mǎn)眼草花晃搖呼喊

波光水音送走年月碎屑

負傷的心性怎樣療救

“你我穿越千年心意相通”

吞噬著(zhù)淚,我,別哭,你哪知道

愛(ài),微醉微醺,仿佛夢(mèng)在河谷

紫花苜蓿叢中;愛(ài),大顆眼淚

涌上來(lái),兩朵墜露的花魂

愛(ài),郁郁沉沉,古木色調,沉香味

你以為心是專(zhuān)為擁吻抱愛(ài)?

被話(huà)語(yǔ)墜入窨井,跌跌撞撞

張起我凄美的羽翼,踅回破碎漩渦

盛享心中凄涼,沉潛孤獨憶往

以大寂寞孤自叩響原鄉

前世的心聲恍惚輕蕩

九十二

鳥(niǎo)兒優(yōu)選棲息之所

天鵝、鶴、鷺結隊飛臨

貴族身份才被確認,這兒水草野花

山水黃土依循雋永情思生息

藍色炊煙為屋頂、晴空平添渺茫之美

夜氣清明,繁星為她披上一襲

銀灰晚妝

月色里野鳶尾、矢車(chē)菊夢(mèng)境繽紛

水中順風(fēng)起舞可是檉柳?

為山頂戴上霧的花冠又是誰(shuí)呢?

閃亮的夏日,天空飄著(zhù)雨絲

鐘聲在大氣中繚繞,時(shí)光慢板莊嚴

神意,內斂,冥想,靜謐

自然之神的杰作,我成長(cháng)的林苑失落

優(yōu)雅貴氣先就隨天鵝與鶴離去

也沒(méi)有人再見(jiàn)過(guò)閑雅孤傲踱步的鶴

并非嫌她遭逢禍殃困頓,是

厭棄她被墮落沉淪

這兒新的主人摒棄銹色、老、舊,慕仰時(shí)新

唯烤漆、鍍金為上

與江湖術(shù)士、艷星、發(fā)福的獸角

眉來(lái)眼去,衣裙猝然放大落地

喜愛(ài)以開(kāi)心的花朵點(diǎn)綴生活

由一席盛筵趕往另一場(chǎng)灰草盛宴

無(wú)憂(yōu)也無(wú)慮,拒絕困惑與質(zhì)疑

刷新的數字令其著(zhù)迷沉醉

嶄新連體別墅“咯噔”一聲矗起

那個(gè)午夜,誰(shuí)往她臉龐黥面刺青?

櫻園斧聲丁丁徹夜未停,什么人冬夜里

把梅林花枝統統丟進(jìn)污水?

千年古樹(shù)龍鐘老林連根拔除

受盡驚嚇我的心,在陰鷙咆哮聲下哆嗦

靈魂始終莊重,殊異,獨處

我可憐的夢(mèng)與怕鑄就了一首序曲

透著(zhù)生命的線(xiàn)索和信息,不可仿,也無(wú)法

相分共享;潛匿在我靈性的隱秘回廊

我已不再漂泊于露水

天岸邊緣一朵云艷紅艷紅

像一個(gè)玩笑,而我是一只夢(mèng)幻彩蝶

奮力撲去一輛滿(mǎn)載鮮花的車(chē)……

懵懂無(wú)邪已燃作灰燼

歲月交響曲也消失于莽原

依稀夢(mèng)里世事無(wú)憂(yōu),生命、愛(ài)又何其快

轉眼白頭,天盡頭一片云,淡紫色

夢(mèng)?哪兒見(jiàn)過(guò)?

澆 祭

天使的回聲飄忽往還

令人深陷失卻家園的沉潛

天使的翅膀呢,歇息在神義里

或許著(zhù)意偏愛(ài)風(fēng)濤起伏

鳥(niǎo)鳴閃爍的古意回音

歷朝歷代冥思深想智者的靈臺

在往昔王公貴胄娉妃麗人

狩獵踏青嘗花宴飲

而今這綿延廣大的古松柏林

陰沉桀驁,悲涼怒目,紐結著(zhù)

重重傷痛,咆哮著(zhù)獅王的震怒

靈與魂巨大磨礪的姿態(tài)神情

這會(huì )兒濃陰輕搖下

紫色陰影里,天使張開(kāi)翅膀

穿過(guò)我,去迎向在天空千回百轉

舞出流暢柔韌的曲線(xiàn)

那英邁出眾的鴿子;迎向

斜風(fēng)細雨振翅歸來(lái)

繞梁啁啾的燕;人暗想

興許就此飄向天邊去了

然卻不是,天使迎向人

而人的風(fēng)景已然凋零

只剩夢(mèng)影,竟被親兵火器

碾軋粉碎,至今人地兩寂寞

神愛(ài)人,將那個(gè)夜英魂升天

炳妖人間 鐫刻世上

神差天使飛越萬(wàn)水千山,覓跡尋蹤

讓人重返家園,神愛(ài)人

遣送美善心靈予人間

將深邃的智慧

賦予高貴的靈魂

是讓煎熬、呼救、啞口、哭泣

在大地上肆意流轉的嗎?

神性之光照臨宇宙,人應當自問(wèn)

人性災難的輪軸,誰(shuí)還在加緊轉動(dòng)?

人怎樣面對神?怎樣回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