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中國作家網(wǎng)特別開(kāi)設“短長(cháng)書(shū)”專(zhuān)欄,邀請讀者以書(shū)信體的方式對話(huà)文學(xué)新作。
  “短長(cháng)書(shū)”愿從作品本身出發(fā),有話(huà)則長(cháng)、無(wú)話(huà)則短,也愿從對話(huà)中觸及當下的文學(xué)癥候,既可尋美、也可求疵。
  紙短情長(cháng),我們希望以此形式就文學(xué)現場(chǎng)做出細讀,以具體可感的真誠探討文學(xué)的真問(wèn)題?! 。谀恐鞒秩耍宏悵捎睿?

第1期:陳河《誤入孤城》

第1期:陳河《誤入孤城》

《誤入孤城》:孤獨之城成為喧囂之地(樊迎春&李斌)

“不知不覺(jué),馬本德在路上走了兩個(gè)月時(shí)間?!秉S河以北到江南以南,他像一頭野象撞入瓷器店。行至路盡頭,他把汽車(chē)拆散,裝進(jìn)蚱蜢舟,去赴一場(chǎng)千里迢迢的約會(huì )……
  “我很想寫(xiě)一本完全以溫州為背景的書(shū),像帕慕克寫(xiě)伊斯坦布爾一樣?!弊骷谊惡釉凇墩`入孤城》中,將地方性早期記憶納入長(cháng)篇小說(shuō)的寫(xiě)作資源,試圖為讀者展示清末民初溫州文明史的探險地圖。
  “短長(cháng)書(shū)”第1期,批評家樊迎春、李斌閱讀《誤入孤城》,就作品中呈現出的文明視野、藝術(shù)形式、“還鄉”與“尋根”等話(huà)題進(jìn)行對話(huà)。 [詳細]

第2期:畢飛宇《歡迎來(lái)到人間》

第2期:畢飛宇《歡迎來(lái)到人間》

《歡迎來(lái)到人間》:今天如何書(shū)寫(xiě)人間(楊希帥&杜欽)

距離畢飛宇上一次發(fā)表長(cháng)篇,已經(jīng)過(guò)去了十五年。
  新作《歡迎來(lái)到人間》可謂是畢飛宇寫(xiě)作的一種“重啟”,荒誕碰撞日常,理性或非理性的現實(shí)與謬論循環(huán)在世界之中。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歪著(zhù),似乎已經(jīng)睡著(zhù)了。沒(méi)有人知道他是在打瞌睡還是假寐……小說(shuō)的主人公傅睿從這里出場(chǎng)了。他在世俗與神啟之間,在拯救與反諷之間,歡迎來(lái)到人間。
  “短長(cháng)書(shū)”第2期,批評家楊希帥、杜欽來(lái)到“人間”,并就這部作品討論“今天我們如何書(shū)寫(xiě)人間”。 [詳細]

第3期:阿舍《阿娜河畔》

第3期:阿舍《阿娜河畔》

《阿娜河畔》:深邃的自然與有情的歷史(李強&周聰)

《阿娜河畔》講述了在新疆茂盛農場(chǎng)的建設中,以明雙全一家為代表的人們在這片土地上的生活歷程。
  “阿娜”在維語(yǔ)里的意思是“母親”,“阿娜河”則是塔里木河的古稱(chēng)。小說(shuō)的封面上,一條寬闊的河向群山與戈壁流淌,一代人的堅守與取舍縈繞在長(cháng)河兩畔?;氐接洃浝锏墓枢l領(lǐng)受饋贈,從深厚的歷史中體認現實(shí)經(jīng)驗,阿舍寫(xiě)下了《阿娜河畔》。
  “短長(cháng)書(shū)”第3期,歡迎批評家李強、周聰也來(lái)到“阿娜河”,感受深邃的自然與有情的歷史。[詳細]

第4期:陸天明《沿途》

第4期:陸天明《沿途》

《沿途》:新舊交替,踏浪而行(王雪瑛&楊毅)

陸天明是志在為一代人立傳的作家。
  在“中國三部曲”之一《幸存者》中,他寫(xiě)下青年一代在上世紀60年代投身邊疆建設的故事,他們經(jīng)歷的磨礪與傷痛讓人難忘。第二部《沿途》則將時(shí)間延續到大歷史變動(dòng)之后,青年人返鄉重歸京滬,從新的環(huán)境中尋找自我。正如小說(shuō)扉頁(yè)的文字——
  “我們這代人一切的幸與不幸都緣于我們總是處在新舊兩個(gè)時(shí)代交替的漩渦中?!?br>   “短長(cháng)書(shū)”第4期,歡迎批評家王雪瑛、楊毅從《沿途》出發(fā),探索無(wú)盡沿途里的歷史內涵與時(shí)代命題。[詳細]

第5期:艾瑪《觀(guān)相山》

第5期:艾瑪《觀(guān)相山》

《觀(guān)相山》:確立尊嚴 分享艱難(李楊&尹林)

對于自己生活的近處,艾瑪一貫有著(zhù)審慎的克制。在青島生活二十年后,她說(shuō),自己與青島終于親近到“可以寫(xiě)了”。
  《觀(guān)相山》關(guān)注日常的節奏,上班、下班、做飯、讀書(shū),看似平靜和重復的生活隱現微瀾。浮沉中的秘鑰里包含著(zhù)我們不規則的情感結構,而這之外,是一個(gè)寫(xiě)作者對信、善、愛(ài)的堅持。如她所說(shuō),“我信賴(lài)在大的事件中,歷史的洪流里,普通人日常生活的細節?!?br>   “短長(cháng)書(shū)”第5期,批評家李楊、尹林來(lái)到“觀(guān)相山”下,與我們一同觀(guān)世間相、觀(guān)眾生相。[詳細]

第6期:劉慶邦《花燈調》

第6期:劉慶邦《花燈調》

《花燈調》:讓鄉村巨變成為可見(jiàn)之物(張元珂&趙牧)

“人只重視流血,而不重視流淚,是不對的?!薄痘粽{》原名《淚為誰(shuí)流》,劉慶邦說(shuō),這是他準備了大半輩子的一部書(shū)。
  這種準備不是文學(xué)的修辭或技藝上的,而是“饑餓的準備,生活的準備,人生的準備,生命的準備”??梢哉f(shuō),這部情感真摯飽滿(mǎn)的作品為讀者提供了觀(guān)察當下社會(huì )實(shí)踐的一個(gè)入口。
  “短長(cháng)書(shū)”第6期,學(xué)者張元珂、趙牧《花燈調》為中心,探討了關(guān)于時(shí)代的形象、思想與表情,可供有識者細讀。[詳細]